外语学院 | 致“寝”爱的你:友情岁月——启明公寓1-221

发布时间:2018-01-15浏览次数:16


来忘掉错对,来怀念过去。

曾共度患难日子总有乐趣。

不相信会绝望,不感觉到踌躇。

在美梦里竞争,每日拼命进取。

奔波的风雨里,不羁的醒与罪。

所有故事像已发生,漂泊岁月里。

——《友情岁月》


小故事

201798日 开学前两天

我还在家里放着入学前的最后两天假,灵斌突然一个微信视频电话打了过来——其实对于新室友这件事儿,我一直是既期待又感到惶恐,并且惶恐是大于期待的,毕竟是双人寝,如果性格不合不好相处那就太尴尬了。之前在微信有过简短的沟通,没想到第一次见到未来室友的样子竟然是这种方式,说实话,觉得有点突兀,甚至还犹豫了一下——嗯,我赵某人就是这么戏多(摊手)。但是最后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嗨,孟岑!”一张憨厚又热情的脸出现在了屏幕上。我赶快做出了回应,这张亲切的脸瞬间将我的惶恐打消了一大半。

“我提前到寝室探探路,嘿嘿嘿。来,你看,我们寝室的床是这样分布的,你喜欢哪一张?”灵斌边转移着镜头边询问我。“没事没事,你先选你先选。”“不不不,你先选吧,我都可以的呢。”两个人像抢着结账一样来回拉扯了半天之后终于把床位定了下来——呼,这人还挺周全。

“孟岑,那我先把寝室简单清理一下哈,你后天过来就可以直接住了!”——嗯,对于他的所有初步判断:憨厚,热情,周全,在之后的生活中都一一得到了印证,但是,报到那天我看着光洁如新的地板,摸了摸床头的栏杆,没有一丝灰尘——嗯,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简单清理一下,一点也不诚实

赵孟岑Maxime


20171013日 开学一个多月

这几天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金华这座城市在学姐学长口中的变化无常的天气,夏末初秋的气温骤降让我猝不及防,尤其是今晚,关上了阳台跟寝室的门,还是冷得瑟瑟发抖。

摸着自己单薄的夏凉被跟取暖效果同样可以忽略不计的床垫,看了看孟岑今天刚换好的标准的秋冬被子跟床垫,我陷入了沉思…

“天呐,你怕是在抓梦jio!”刚洗完澡出来的孟岑一看到我的床就爆出了一句我起初怎么也听不懂的话。后来有一次孟岑跟我解释说这是四川话,“你怕是在做梦哦!”哈哈,其实,我们一样都是土生土长的浙江人。

“你这样,晚上怎么睡?”我还在努力揣摩他这句话的意思,孟岑紧接着向我发出了灵魂的拷问。

“嗯…我待会儿去马云爸爸那里买厚被子,估计大后天能寄到吧…”

孟岑也陷入了沉思…

“啊!有了有了!”他突然两眼放光地踩着凳子从书柜的顶端咔哧咔哧地取下一个大袋子。“来来来,我想起来我这儿还有一床贼厚的毛毯,我冬天盖在被子上的,保证你今晚睡得贼安稳!”

那一刻,我仿佛在孟岑整个人都在发着光,用一个字形容哈:暖!

盖着孟岑的毛毯睡了特扎实的几天好觉之后,我的厚被子终于到了。

把毛毯还给他的那天晚上我仿佛在进行一个神圣的交接仪式,特别感动地跟他说了一堆……嗯,其实没说完就被高冷的孟岑打断了——“哎,得了得了,发表获奖感言呢?没事儿,哈哈。”

金灵斌David



致友情

深夜的橘黄色台灯下此起彼伏的敲击键盘的声音;北门外时常一起光顾的兰溪面馆;换季的尴尬时节暖心的一床毛毯;总是不忘给对方捎上一份的红柚、芋圆、关东煮。

我们不期望有大起大落悲欢离合,也不需要生活得如火如荼,只希望想说的话,有人能听,也有人懂。

流浪日子,感谢伴随。


文/赵孟岑、金灵斌      图/赵孟岑、金灵斌